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最新动态

“90后”扎根深山培育中医药“芯片”

2022年09月16日 来源:南方日报

分享到:

[ ]

  “这是肉桂,是我们罗定的地理标志产品。”

  “这是走马胎,是民间常用的跌打药。广东有俗语说,‘两脚行不开,不离走马胎’。”

  在广东云浮罗定市龙湾镇万亩南药种植示范基地,“90后”小伙伍达威翻山越岭,探寻林下种植的中药材。

  药材好,药才好。推动中医药国际化,中药材的质量把控是关键一环。如何选出优秀的种苗?如何用技术赋能中药材种植,推动中医药高质量发展?越来越多像伍达威这样的年轻人加入“药农”行列,埋头深山种药材,奔走田间育种苗,为中医药种植产业发展贡献青春力量。

  大山里的90后“药农”

  云气浮浮盖岭低。8月的云浮山间,云雾缭绕,百草繁茂。穿梭在长势良好的中药材间,伍达威满心喜悦,对种种中药材如数家珍。“这里很多种苗都是我们公司培育的,是我亲手把幼苗从大棚拉到山间种下的。”伍达威告诉记者。

  业内曾有“中医将毁于中药”的担忧:传统的中药材种植,面临标准化不足、道地性不足、科研基础薄弱等多重挑战,也限制了中药材走向海外市场。面对种种担忧和挑战,中药材种植的质量控制迫在眉睫。

  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十四五”中医药发展规划》明确提出,要加强中药材种质源头管理。推广优良品种,从根本上稳定和提高中药材质量,促进中药材种业健康快速发展。推动提升中药材种植科学化、规范化水平,将道地药材作为发展重点,开展中药材林下种植、野生抚育和仿野生栽培等生态种植,构建中药材绿色生态种植技术体系。

  业内专家指出,中药材的品质与种植年份、生长环境密切相关。长期以来中药材种植“重效益轻质量”,片面追求产量,造成中药材药性下降。农户在种植过程中滥用农药、不规范施肥等行为,又带来药材农药、重金属等残留问题,影响中药材的质量和疗效。

  如何从种植源头提升中药材质量?伍达威所在的育苗公司正在做这样的探索——找出优质种苗进行培育,指导农户科学种植,让中药材回归山间林地等野外环境,规范采摘周期,确保药材的品质。

  大专毕业的伍达威,此前并未学过中药材种植知识。4年前踏足这一行业后,他开始边学边干,在广西植物研究所、华南植物研究所等向专家学习组培技术,逐渐成为中药材种植的业务能手。“中药材种植是目前政府大力发展的产业,虽然我身处农村,可是舞台比在城市更加广阔。”对于中医药的未来,伍达威信心满满。

  在有“南药之乡”之称的广东云浮市,像伍达威这样的青年“药农”不在少数。云浮市中医药局副局长冯华强表示,在云浮的中医药产业链里,年轻人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他们为这一蕴含中华传统文化的产业,带来现代生机。

  1999年出生的梁崇超,与伍达威搭档已经3年多。学中药材栽培技术的他,大专毕业后就来到龙湾的山间,干起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工作。“以广藿香为例,来自广西贵港和湛江遂溪的品种有效含量就有所不同,需要在实验室里组培、研究、分析,找出优势种苗。”深山里风餐露宿,梁崇超却从未感到枯燥和寂寞,“看着培育出来的小苗一天一天成长,心里会很有成就感。”

  公开资料显示,云浮目前南药种植面积约120万亩,约占全省的1/5,是巴戟、沉香、广佛手、何首乌等广东道地药材主产区之一。全市建有南药种植示范基地155个,其中广东省中药材产业化基地14个,为全省最多。目前,云浮建设南药种子种苗繁育基地15个,年产种苗达1亿余株,排在全省前列。

  为优质南药寻找“芯片”

  想要药材好,再往上溯源,种质的筛选就必不可少。

  种质资源和优良品种一直被视为现代种业和中药农业产业发展“卡脖子”的关键问题。“没有自己的优质种子、种苗,就永远受制于人,在南药种植领域就永远没有主动权。”广东药科大学中药资源学院常务副院长庞玉新教授指出。

  在广东药科大学云浮校区,落户于此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资源中心药用资源种质库正在加紧建设。这一种质库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广东药科大学、云浮市人民政府三方共同发起建设,致力于打造世界一流的药用资源种质库。目前正在全面系统收集和保存我国和丝路国家优良的种质资源,预计到2035年药用资源将达到100万份。

  “这些中药材的标本,都是我们同学去采集、制作的。”广东药科大学研究生刘炳楠带着记者参观展示大厅。本科学西医临床专业,研究生转向研究中药的生药学专业,刘炳楠介绍,自己小时候体弱多病,经常要去医院看病,后续接受了一些中医药的治疗,体质逐渐得到好转,便对中医药产生了兴趣。“如今国家大力支持中医药的发展,中药研究拥有大好前景。”刘炳楠表示。

  致力于南药优质种业发展的,还有一支年轻的队伍。来自广东药科大学药学院药学国际专业的黄钧鹏,依托学校创新创业孵化基地组建了“南药种芯”团队,和师兄师姐一起成立了广州青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目前,团队在广东药科大学杨全教授和庞玉新教授的指导下,培育了6种南药优质种苗,其中广藿香、广金钱草亩产量创新高,广藿香扦插苗根系活力增强,广金钱草发芽率提高,两种种苗开始投入产业化生产。

  “走出校园,到农民身边去,深入实地了解南药种植情况与农民需求。”黄钧鹏和团队成员为此经常在种植基地里与村民一起除草、垦土、栽苗,交流中药材种植经验。

  “优质品种的选育需要漫长的时间。”杨全举例,以全草类的药材来说,发现一株好的药材选做育种材料,需要把种子种到云浮、湛江、河源等地进行跨区域品种对比实验,观察、数据分析、专家鉴定,再到申请品种认定、推广应用,至少3—5年的时间。

  “目前广东省中药材种植的良种率亟待提升。”杨全指出,“南药种芯”的年轻团队利用专业优势,瞄准南药产业发展的痛点,项目长期推进下去,将大大推动南药的优质品种选育。

  “我们希望以专业技术赋能南药产业振兴,打造农业‘芯片’。”黄钧鹏和小伙伴们坚信,将研究写在祖国大地上,一定能助推中医药高质量发展,助力中医药走向世界。

  声音

  2018年我从委内瑞拉回国,应同学的邀请,加入了广东至纯南药科技有限公司。当时我了解到,云浮一直在打造广东现代特色南药试验区,龙湾也确定以南药为主题发展镇域经济,做中药,是有前途的。虽然我之前没学过中药种植技术,但很多东西都是这样,不要一开始就想着困难。四年来,与我们公司签约的农户从20多户发展到600多户,种苗我们半卖半送给农户,还免费为他们提供种植到收获期间的技术支持。目前我们还打算在中药的二三产上布局,未来准备生产肉桂精油、广藿香精油,还会做预制菜,配好药膳,往大健康产业发展。现在虽然我身处农村,却经常可以跟政府官员、高校教授、上市公司老总交流。在这里,我的视野更加开阔。

  ——广东至纯南药科技有限公司经理伍达威

  我本科学的是西药,到了研究生才转学中药。西药的研究偏化学,但中药包含了文化和历史的沉淀,研究起来十分有趣。新冠疫情的暴发,让世界看到了中医药的作用,也让我坚定了在中药领域发展的方向。

  毕业后虽然有不少就业的选择,但我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进入云浮市中医药局工作,作为引进人才,政府在住房、生活方面都有不少补贴,而且更重要的是,云浮在发展中药产业上有着无限可能。三年前云浮的南药种植只有80多万亩,但今年已经有了接近120万亩的规模,产业园建立后,不少药企前来投资兴业,广东药科大学也在云浮设立了校区,在此建设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资源中心药用资源种质库,现在云浮发展南药产业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

  ——云浮市中医药局产业发展科刘梦诗

  2021年考研究生时,新冠疫情已经暴发一年多了,我看到在面临突发疾病时,西药往往来不及研发,但我们却可以从中药上找突破点。因此我从本科的临床药理学专业,转向了中药学。我认为未来医学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中西医结合,而国家正在大力发展的中药产业,这将会是一片蓝海。

  ——广东药科大学云浮校区中药学专业研究生刘炳楠

  (记者 严慧芳 王瑾 彭奕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