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湾区影像 > 视频库

叶刘淑仪:国家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对香港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机遇

2022年08月08日 来源:南方网

分享到:

[ ]

  2020年起实施的《香港国安法》作用有目共睹,标志着困扰香港回归23年来国家安全的法律缺口得以填补,香港也得以走出困局、从乱到治。

  “但实际上,1997年香港回归时,基本法第23条就规定,香港特区需要自行制定国家安全法,现在已经过去25年了,这个立法至今没有通过。”2022年夏天,少有的超高温席卷香江,就像20年前那般火烫。在位于香港湾仔的办公室内,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会议召集人、立法会议员、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在接受南方报业记者专访时,对那一年的“喧嚣”仍然难以释怀,不是因为2002年她作为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主要推动者之一,被妖魔化,而是这个同被妖魔化的条例,一直无法立法,最终成为香港特区政府管治的一个“漏洞”。“值得期待的是,新一届政府正积极推展香港基本法第23条本地立法工作,我很有信心这次能顺利推动。”

  叶刘淑仪,香港历史上首位执掌纪律部门的女性,曾统领香港6万纪律部队,人称“香港铁娘子”。2002年,香港特区政府曾尝试落实基本法第23条,但最终撤回草案。当时,身为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的她,正处于漩涡风口。

  【基本法第23条立法】

  我们输了传媒战,输了心理战,被人乘虚而入

  1998年,叶刘淑仪被任命为香港特区保安局局长,成为香港首位、也是迄今唯一执掌纪律部队的女性。冷静果敢、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为她赢得了高民望。

  2002年9月,香港特区政府开始就基本法第23条立法进行3个月的公众咨询。没想到,这成为了叶刘淑仪政治生命绕不开的分水岭。

  2003年2月,按照行政会议建议和行政长官指令,香港保安局向立法会提交《国家安全(立法条文)条例草案》旨在实施《基本法》第23条,但在之后的讨论中却不断有议员提出押后,并煽动游行。

  时为保安局局长的叶刘淑仪因为未能有效消除公众疑虑,又连番发表富有争议性的言论,使她的民望从高居特区政府高级官员之首跌至谷底。2003年,层层阻力之下,基本法第23条搁置立法。同年7月16日,叶刘淑仪以“私人原因”为由辞职,自此中断了她在香港政府28年的服务生涯。

  记者:当时为什么要推动基本法第23条立法?

  叶刘淑仪:香港基本法第23条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所以,从一开始,推行基本法第23条立法就是我们的宪制责任。

  2002年的时候香港已回归祖国5年,在这个繁荣的国际之都内有着最国际化的经贸环境,但也意味着有很多外国势力在香港,形成了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他们做事方法就是长时间培育一些亲近外国的孩子,特别是对青年人、学术界、老师、中小学生、大学生灌输一些思想,把一些所谓“自决”“独立”的思想播种在青年人(思想)里面,对国家构成了威胁。因此,维护国家安全是非常重要的。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决定要实施基本法第23条,我是主要官员负责执行和推动。

  记者:经过向公众咨询后,香港保安局是2003年2月向立法会提交《国家安全(立法条文)条例草案》,旨在实施《基本法》第23条,但在之后的讨论中却不断有议员提出押后,并煽动游行。

  叶刘淑仪:比起现在很多外国的同类条例,我们提交的那条条例的内容根本上是非常温和的。一开始其实也挺顺利,但后来一直推下去就发觉环境非常恶劣,主要是传媒环境非常恶劣,极少支持政府,全是一面倒的声音。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根据政治规律,越是太平盛世,投票率就会越低。所以,当政客想让那些平时不出来投票的人出来投票时,就会制造议题,煽动选民情绪,进而让他们为了所谓的“改变现状”而出来投票。所以,大家看到,反对派的所作所为——故意挑起仇恨、引发恐惧,从而争取更多的支持票。加上当时已经有市民因为抗击非典的举措对政府不满,所以,反对派一煽动,市民就很容易走出来,发泄情绪。我们也确实看到,当时走出来的市民反对的不只是第23条立法,还有不少投诉非典处理不力、投诉负资产等。

  记者:这个草案最终以“撤回”告终,基本法第23条立法自此被搁置。您个人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叶刘淑仪:可以说,我们输了传媒战,输了心理战,被人乘虚而入。一些媒体炮制了很多假消息,将官员讲的话歪曲,令不少市民感到恐惧,把这条条例妖魔化。反对派最拿手的就是打这张牌,挑起香港人的恐惧。

  所以,立法形势恶化得很快,我也受到很多指责。我原本是民望最高的局长,但(支持率)不断下跌,我觉得我负累了政府。因为我民望这么低,说什么都会被很多人指责我解释得不好,这样很难继续工作。

  更气人的是,有人除了叫我“扫把头”(绰号),还做了个漫画叫我女儿“小扫把”,这对一个十二三岁开始进入少年期的小孩子很不公平。所以我觉得当时我应该离开。

  【卷土重来】

  西学民主理论实践归来“洗底”服务香港

  2003年,叶刘淑仪最终选择和家人一起赴美国,她在斯坦福大学深造,修读东亚研究硕士课程,当中的科目包括有中国文学、中国历史、中国哲学、应用语言学、日文及比较民主发展。

  “我觉得我是需要再学习的,而且我是还要回来的。”在叶刘淑仪的办公室内,放着不少她留美的物什。有的人看来,那是“避走他乡”的无奈,但在叶刘淑仪向记者的形容中,那是一段能让她反思自己过去服务政府多年得失的“静好岁月”。在日复一日的“充电”中,叶刘淑仪放缓了步履,也放平了心态,只是那颗心,一直惦念着香港。

  2006年,叶刘淑仪学成之后毅然返港,同年7月18日,她成立了民间智囊组织——汇贤智库,负责研究香港的政制和经济发展,就社会事务发表意见。2008年她成功当选香港立法会港岛区议员,成为政府与市民之间沟通的桥梁。2011年1月9日,叶刘淑仪创立新民党,就各类社会事务发表意见和观点。

  记者:当年您辞职有没有不甘心?

  叶刘淑仪:离职的时候不断有人送花,整个保安局的人也哭着不舍得我走,这让我很欣慰,这说明我真的得到下属的支持。同时,我也很喜欢学习,一直希望多读点书。所以去到美国后我就报名读书了。刚开始第一年没有学位,然后去考试、申请、通过了,每天背着一个背囊上学,过一个普通学生的生活。

  那时候,我边读书边反思,过去为什么工作会失败,所以我会钻研民主理论及如何实践的知识,我想还是希望能服务香港,而且要比之前做得更好。因为我们是受惠于香港经济起飞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一代人,而香港的繁荣发展也受惠于国家的发展,所以香港回归祖国我好开心,出于这种对我成长的城市的爱,对我自己国家的爱,我都必须回去,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

  记者:所以您一毕业回到香港就直接参选。

  叶刘淑仪:是的。但我当初回去参选是很惨的,每天都被人拿23条来骂,骂我是“基本法第23条的恶魔”,但我必须要熬过去,拿回我的支持,赢回我的支持者。这用香港人的话来说就是“洗底”。因为我参选了,我选上了,那就是说明我是有民意授权的,那(妖魔化我的人)还能攻击我?经过这样的洗礼,现在没人骂了。

  但另一方面,当时香港的政治环境越来越恶劣,一些传媒的焦点就是在立法会内“拉布”“投掷”等戏剧性的画面,而捣乱的人则发现通过这种方式能够出彩,于是就出现了“劣质民主”,甚至不少粗暴的场面。

  记者:面对当时这样的环境,您想过要退出吗?

  叶刘淑仪:这更加需要捍卫正义,更加要“顶住”。随后,在中央政府支持下,《香港国安法》刊宪生效,对整个社会带来的震慑作用是很大的,把暴力事件、“港独”、肆无忌惮的嚣张等方面的风险减到很低。中央也完善了我们的选举制度,加强了爱国者的宣誓要求,同时资格审查机制,也令捣乱分子没法进入立法会。现在立法会恢复秩序,恢复效率,能正式开展工作。

  记者:那您觉得现在是推动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好时机吗?

  叶刘淑仪:可以说是一个好时机。一是本届立法会里面的反对势力已经排除了,香港国安法里面也有条文写明特区应该尽快完成这个宪制责任。二是我们所有当选的议员都是爱国者,都有履行宪制责任的意识。而且我们修改了议事规则,过往少数人扰乱议会秩序的情况不会出现了。三是,我们的立法也要与时并进,不可以用回20年前我那条温和的条例,而要因应新的形势去研判采用新的条例。据我所知,特区政府也正在做这方面的研究。那些条例一定要如行政长官所讲的“管用”,也就是“有效”。我很有信心。

  【履任新职】

  本届政府开局良好定将“一国两制”贯彻好

  2022年6月22日,时为候任行政长官的李家超公布香港特别行政区新一届行政会议成员名单,任期由7月1日起生效。叶刘淑仪担任本届行政会议召集人。

  坊间评论这一任命“实至名归”。对此,叶刘淑仪向记者说,“行会是咨询机构,第一要务就是根据我们的专业知识、我们的经验,给行政长官最佳意见”。

  她认为,香港回归祖国25年,最大的成就是在“一国两制”的成功实施下,香港巩固了全球金融、贸易和商业中心的地位,在法治、司法独立、竞争力和大学排名等国际指标上都是佼佼者。

  谈到香港未来的发展,叶刘淑仪说,国家的五年计划正在帮助香港,将香港重建为一个以制造业中心为基础的国际研发和技术中心;新任特首李家超有能力重组经济,领导政府重建和谐,推动城市向前发展。

  记者:您作为行政会议召集人,未来将如何履职?

  叶刘淑仪:根据基本法,行会是咨询机构。第一就是要根据我们的专业知识、我们的经验,给行政长官最佳意见。此外,我们有16个非官守议员,我也是其他15个同事和行政长官之前的桥梁,也是和行政机关的桥梁,转达他的意见,协助政府解释政策。

  记者:您也是新民党主席,您觉得新民党未来的发展之路在哪里?

  叶刘淑仪:一个政党最重要的就是人才,我非常重视培养年轻政治人才。同时,我们的党纲素来都是“革故求新,亲近民心”,这也是我们未来工作的重点,反映民意,推动社会的改革,既根据基本法配合政府,也监察政府,做好立法与审批开支建议的工作。

  记者:香港如何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未来的出路在哪?

  叶刘淑仪:国家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对香港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机遇。一是动力大,香港积极融入将会是一个发展的引擎;二是大湾区城市之间能错位发展,比如我们的大学有着许多世界一流的科研,如何使其产业化,这需要我们和大湾区内地城市很好地融合发展。

  我觉得本届政府开局良好,管治的风格以及处理问题的手法都让人耳目一新。行政长官的口号是“以结果为目标”,很重视团队精神,相信新班子在中央的领导之下,很快能做出实绩,会将“一国两制”贯彻好。

  策划 侯小军 张纯青

  统筹 赵杨 胡念飞 谢苗枫

  协调 区小鸣 王勇幸 陈彧

  文字 李乔新

  拍摄 李乔新

  剪辑 李乔新 许晓鑫 陈晨

  平面 赖美雅

  实习生 游宝艺 柯舒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