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各界热议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空铁枢纽经济圈

2022年05月17日 来源:南方日报

分享到:

[ ]

  花都坐拥国内三大航空枢纽之一的白云国际机场和大型交通客运枢纽广州北站,是粤港澳大湾区重要的世界级空铁枢纽和交通门户,应紧紧抓住我国构建新发展格局、实施“一带一路”“双区”建设战略格局的契机,推动以枢纽产业体系为核心的空铁枢纽经济圈建设,培育广州都市圈发展新动能,打造广州北部新增长极。

  空铁枢纽是北部新增长极的核心优势

  枢纽经济正成为引领大湾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近年来,随着交通枢纽功能不断拓展和提升,枢纽经济形态不断突破地域和产业限制,在城市发展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大湾区范围内,花都依托于重大交通枢纽,成为大湾区城市与广大腹地连接的桥头堡,通过空铁联运推动资源要素的重新配置,引导人流、商流、物流、资金流、技术流、信息流聚集和扩散,从而推动大湾区城市能级提升。以重大交通枢纽为切入点,城市内外交通有机融合,发展枢纽经济,从传统的单一城市交通运输组织功能向综合的枢纽经济功能拓展和转变,着力大湾区城市发展新动能,推动城市发展新旧模式转换,从而最终实现大湾区城市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

  建设大湾区空铁枢纽经济圈是北部新增长极的核心优势。北部空铁枢纽位于通往内陆的交通要道,随着白云机场三期扩建工程加快建设,广州国际航空枢纽能力将进一步提升。综合交通枢纽功能的不断增强,也提升了对区域、全球资源的配置能力以及区域辐射能力,并成为大湾区和广州都市圈发展的重要引擎。此外,土地资源和旅游生态资源禀赋优势明显,近年来,产业配套不断完善,产业集聚效应显著,重大产业项目投资不断落地,众多优惠政策叠加,这些都为北部增长极建设空铁枢纽经济圈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条件,是北部新增长极的核心优势。

  构建“三大圈层五大板块”的发展结构

  根据经济活动的空间扩散效应及产业与交通枢纽的关联度,从战略上考虑,在空铁枢纽经济圈构筑核心圈层、拓展圈层以及辐射圈层的发展结构,并在核心圈建设五大功能板块,夯实大湾区空铁经济圈发展之梁。

  核心圈层主要为花都行政辖区,重点发挥航空和高铁站场的枢纽作用和花都主城区综合区位交通优势,发展新能源汽车、智能电子、临空高科技产业等,以及现代物流、商贸、会展、电子商务等各具特色的门户经济、枢纽经济、流量经济,推动花都主城区空间拓展与空铁枢纽站建设双向互动、融合发展。拓展圈层是指距离核心圈层1小时交通圈范围内,具备空铁枢纽经济发展条件的区域,是核心圈层向外拓展的重要依靠与功能延伸,应重点依托高铁、高速等交通方式,以互补、互融、互动为方向,加强与核心圈层的交通一体化建设,促进产业、环保联动和协作,促进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现代农业、特色产业等跨区域布局共建,推动创新资源和成果转化共享,促进服务功能延伸拓展,提升城镇发展质量。辐射圈层是指拓展圈层之外,航空、高铁所能辐射影响的区域,应依托自身资源禀赋和产业特色,进一步完善区域交通基础设施网络体系,加强与核心区和拓展区的交通联系及经济互动,同时,需要打破省级行政区划界限,持续推进空铁辐射区向泛珠三角地区扩展延伸。

  空铁枢纽经济圈近期重点建设核心圈层,花都要充分利用航空和轨道交通、高速公路多式联运的优势,持续提升高端要素集聚、协同、联动能力,以“交通圈”拓展“都市圈”、激活“经济圈”,构建完整的对外对内服务运输交通网络,从而形成围绕交通枢纽呈现“圈层拓展+产城融合”的布局模式,发展中部空铁融合发展示范区、东部临空数智港、西部先进智造城、东北生态文旅带、西北生态科技廊等五大功能版块,形成北部增长极的新优势。

  形成“核心+关联+引致”产业体系

  高质量现代化产业体系是培育发展枢纽型产业的必由之路。花都要依托交通枢纽,依靠开放型综合交通网络的集散功能,在城市及其经济腹地范围内吸引并配置资金、信息、人才、技术等资源要素,枢纽经济不断发展。当前,枢纽经济以及依托枢纽经济发展的城市格局,正经历产业集聚型向综合功能型转变。临空、高铁以及枢纽敏感型产业快速发展,航空装备制造业及电子、生命健康等战略性产业,以及商务会展等现代服务业不断集聚。伴随着枢纽经济、枢纽产业的快速发展,区域城市功能逐渐完善,产业、创新、商务、生活、休闲娱乐等功能持续提升,产业竞争力和影响力进一步提升,成为区域经济发展引擎。

  产业是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与底层逻辑,从本质角度来讲,构建空铁枢纽经济圈的目的在于利用综合交通枢纽地位发挥对产业的吸引、聚集和拉动作用,促使区域内产业升级转型,产生枢纽经济效益。因此,形成“核心产业+关联产业+引致产业”的空港产业体系是枢纽型产业发展的核心。

  北部空铁枢纽经济圈的核心就是要大力发展枢纽产业,形成与世界级综合交通枢纽相匹配的现代产业体系,以期实现区域经济的高效创新、科学协同及优势互补。首先,应突出空港经济、高铁经济核心产业发展,以航空物流、航空服务、商务会展和数字经济为核心,打造枢纽经济产业链,大力发展飞机维修、机载设备制造、高新科技等临空先进制造业,以及航空总部、临空商务、航空运输、航空物流、航空培训等临空服务业;其次,应注重空港经济区、高铁经济区与城市—区域的融合发展,按照区域未来产业发展导向,发展空港经济、高铁经济的关联产业;最后,要着眼于枢纽建设对区域产业发展带来的带动作用,结合规划区、基础和优势条件,发展空铁经济衍生出的服务产业,即引致产业。

  (作者 尹涛 系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