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各界热议

张占斌:粤港澳大湾区可对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起引领和支撑作用

2022年04月20日 来源:南方杂志

分享到:

[ ]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

  4月1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意见明确,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全面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为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提供坚强支撑。

  为何要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有哪些重要改革举措?粤港澳大湾区应该承担怎样的角色?《南方》杂志记者就此专访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中国公共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占斌。

  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

  《南方》杂志: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有着怎样的重大意义?

  张占斌:近年来,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工作取得重要进展,但实践中还有一些妨碍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问题。这些问题主要包括市场分割和地方保护比较突出,要素和资源市场建设不完善,商品和服务市场质量体系尚不健全,市场监管规则、标准和程序不统一,超大规模市场对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的作用发挥还不充分等。这些有形无形的围墙、篱笆,形形色色封闭的小市场等,造成了不公平竞争,妨碍了商品要素资源在全国范围内的流动和配置等。从国内来看,阻碍了国内大循环的畅通以及超大规模市场的建设;从国际来看,不利于我国与其他经济大国进行合作竞争。

  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党中央、国务院从全局和战略高度作出的一项安排。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不是要搞“计划经济”,而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和重要内容。

  构建新发展格局,必然要以全国统一大市场为基础。只有国内市场高效联通,才能扩大市场规模容量,发挥市场促进竞争、深化分工的优势,进而形成强大国内市场。从这个角度看,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

  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也是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202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当前,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迫切要求构建更高水平的有效市场。尽管我国培育出了涵盖14亿人口的超大规模市场,但我国市场经济也存在着不平衡不充分的结构性问题,尤其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仍存在不少体制机制障碍,市场发育仍然不够充分,市场体系还不够健全。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然要求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高标准市场体系首先应该是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

  同时,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实现科技自立自强、推进产业升级的现实需要,可将我国超大规模市场资源禀赋优势转变为强大竞争力,推动实现高水平自立自强,牢牢把握未来发展主动权;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参与国际竞争的重要依托,不仅有利于推动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还有利于提高我国在国际经济治理中的话语权,在国际竞争和合作中取得新优势;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还是释放市场潜力、激发发展动力、促进经济平稳运行的重要举措,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促进经济循环畅通,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

  《南方》杂志:如何理解《意见》提出的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应该坚持的工作原则?

  张占斌:《意见》提出,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要坚持四个工作原则:

  一是立足内需,畅通循环。进入新发展阶段以后,中央提出构建新发展格局,就是要把发展的主动权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大国经济的优势就是内部可循环。通过国际上一些国家的发展经验和我们自己的发展实践来看,我们是可以实现大国经济的内部可循环的。所以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第一条工作原则就是立足内需,畅通循环,这是一个战略性的安排和部署。

  二是立破并举,完善制度。“立”和“破”要同时做。“立”就是从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等方面着手,推进统一市场建设。“破”就是要坚持问题导向,着力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加快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无论是“立”还是“破”,都要从制度建设着眼,靠制度创新和完善来解决问题。

  三是有效市场,有为政府。一方面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有为政府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要保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市场作用和政府作用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互为补充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也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一个重要理论观点。

  四是系统协同,稳妥推进。“坚持系统观念”是“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必须遵循的五项原则之一。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涉及方方面面,必须带有系统眼光、长远眼光来考虑问题,稳妥推进,这样才不至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南方》杂志:全国统一大市场应该怎么建?重点有哪些?

  张占斌:《意见》从立破并举出发,明确了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六个重点任务,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

  从立的角度,《意见》明确要抓好“五统一”。一是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包括完善统一的产权保护制度,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等。二是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着力提高市场运行效率。三是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推动建立健全统一的土地和劳动力市场、资本市场、技术和数据市场、能源市场、生态环境市场。四是推进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着力完善质量和标准体系等。五是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以增强监管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为保障,着力提升监管效能。从破的角度,《意见》明确要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旨在打破各种制约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显性、隐性壁垒。

  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需要重点解决以下问题:一是制度创新。必须牢牢抓住制度建设这条主线,实现产权有效激励和放宽市场准入,从而打破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制度藩篱。二是构建现代化的交通网络和流通网络,这不仅包括公路、铁路等实体网络,还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快数字化建设,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三是打造统一的要素市场,推动要素的市场化配置。相较于商品市场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更为复杂,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等市场各有特点,不能一概而论,要分类研究分类施策。比如,现在不少省份都在争办数据交易所,我们一方面要鼓励这种干事创业的劲头,另一方面也要加强统筹协调,避免重复建设和标准不一。

  粤港澳大湾区可以先行探路

  《南方》杂志:广东在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中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粤港澳大湾区应该承担怎样的角色?

  张占斌:广东是经济大省、强省,市场经济比较浓厚,民营经济也比较发达,市场发育程度总体上比较高。广东要把这种优势更好地发挥出来,在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中更好地鼓励民营经济发展,更好地解放生产力、保护市场主体。

  深圳是我国经济发展最健康的城市之一,高质量发展走在全国前列。几年来,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取得重要阶段性进展,一批重点领域关键环节改革取得突破,尤其是在探索要素市场化配置、建设高水平要素市场体系方面。在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中,深圳应该在制度创新、规则创新方面,作出更多的努力、更多的贡献,创造出一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供全国其他地区学习借鉴。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重大国家战略。“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三个关税区、三种货币”之下的湾区建设,开世界未有之先例。2019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把“大湾区内市场高水平互联互通基本实现,各类资源要素高效便捷流动”作为2035年要达成的目标之一。《纲要》提出探索有利于人才、资本、信息、技术等创新要素跨境流动和区域融通的政策举措,以及提升粤港澳口岸通关能力和通关便利化水平,促进人员、物资高效便捷流动等具体举措。

  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可以对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起到积极的引领和支撑作用。同时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迫切需要在制度创新上有新的突破,包括规则衔接、机制对接等方面。在制度创新方面,粤港澳大湾区可以给全国建设统一大市场进行探路、提供经验。

  记者 史成雷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