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湾区行动

专访梁振英:有志之士可以在新立法会发挥才智共创香港未来

2021年12月20日 来源:南方网

分享到:

[ ]


  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投票于12月19日约23时顺利结束。日前,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别行政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在他的办公室接受了南方报业记者专访。他对本次立法会选举的新气象充满欣喜,“实施香港国安法、完善选举制度之后,香港社会秩序恢复,这些有志之士可以在新一届立法会里为社会、为国家做事,香港未来大有可为。”

  暖冬骄阳,风朗气清。从香港特别行政区前任行政长官办公室的窗户往外看,点点嫩芽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萌发,朝气蓬勃。67岁的梁振英,笑容可掬,身板一如既往地笔挺,丝毫看不出背后有着四处奔走呼吁,平均每天只睡4小时的繁重日程。

  香港土生土长的梁振英,谙熟这颗东方之珠的雨暘明晦。34岁担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咨询委员会秘书长,39岁任特区筹委会预委会政务小组港方组长,41岁任特区筹委会副主任委员,及后连续担任三届特区行政会议召集人。2012年,他当选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四任行政长官。任内,梁振英推出“港人港地”等多项民生措施,保障香港人的切身利益。

  2017年起,梁振英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始终心系香江,从经济社会发展到年轻人的上升空间,从巩固国际金融中心到寻找科创突围,从香港本土到粤港澳大湾区、再辐射世界,大局笃定,才思敏捷,为香港发展、国家发展鼓与呼。

  本次立法会选举也不例外。

  在谈到“何谓新气象”,梁振英从议题切入。有别于以往不同阵营候选人互相谩骂、人身攻击的高度政治化的立法会选举,作为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后首次立法会选举,日前投票选举气氛炽热,从不同的选举论坛可窥见不同界别候选人均没有互相政治攻击,相反非常努力透过自己的政纲跟对手比拼,并针对香港面对的社会、经济问题提出建议和解决方案。“有的候选人提出如何更好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有的提出如何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有的在思考如何贡献香港所长,服务香港所需、国家所需。”梁振英说,“这就是新气象的一种。”

  新一届立法会会不会成为“橡皮图章”?“当然不会!”梁振英铿锵有力,立法会依然有广泛的权力,不仅有通过法例的权力,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权力,即行政机关如果要用钱,需要向立法机关申请,立法机关不通过,政府就做不了。

  对于香港社会有声音担心融入粤港澳大湾区,香港面临的是更大竞争。梁振英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来“解画”。“我们要接受竞争、拥抱竞争,通过竞争提升香港的竞争力。事实上,香港与大湾区其他城市更多的是合作。”他打了个比方,如果香港是一种金属,大湾区其他某个城市是另一种金属,两种金属可以锻造成“新合金”。“发掘‘新合金’的新功能,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工作。”

  不到一小时的访问,梁振英词锋犀利,但每每又落脚于细微之处去诠释,耐心解读,一如他黑色西装搭着一条泛红色调的领带,严肃不失亲和。

  日渐泛白的头发佐证了梁振英对香港“生于斯长于斯”的特别情感。他真诚地说:“我非常愿意用我剩下的时间和精力,继续为国家服务。香港这个地方是可以为国家作贡献的。因此,未来无论在什么岗位上,只要国家认为是合适的,我都愿意为香港、为国家打拼。”

  末了,梁振英笑着与记者握手道别:“欢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港澳记者站落户香港,做好香港与广东的双向信息沟通工作。”

  关键词 选举

  候选人旨在为香港各项问题寻找出路

  记者:您曾在社交平台上发文说,“新一届立法会,将可以比过去任何一届更能按照基本法和其他相关法律理性行事”。您是基于什么作出这样的判断?

  梁振英:中央在2020年6月颁布香港国安法,2021年3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这两大举措,如果只抓一个,比如没有香港国安法,恐怕滋事分子仍会在我们落实完善选举制度的时候出来搞事,包括在竞选期间以及之后立法会运作。

  在中央“两手抓”之下,我们可以看到,不仅整个社会秩序恢复了平稳,而且竞选期间的社会秩序也没有受到破坏。这对香港来说就是一种新的气象,提供了一个有利的环境给我们去根据基本法的政治体制设计,选出新一届立法会。新一届立法会上任后,也可以按照基本法的规定履行职责。

  记者:新一届立法会议席增加了20席、增加了选委会界别,出现了一批新面孔参选,涌现出一些新的议题。您如何评价这些新情况?

  梁振英: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后首次立法会选举,除了落实“爱国者治港”,让香港“一国两制”继续行稳致远,最重要的还是选举性质、意义的改变。

  过去很多有志之士、有才能之士不想蹚立法会的浑水。因为社会都清晰看到,以往立法会有很多“拉布”,甚至打斗、肢体冲突的场面。很多人很适合也很想通过立法会议员这一职务服务社会、效忠国家,但当他们看到这种场景时,就不愿意参选了。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选举制度又得到了完善,社会秩序恢复,这些有志之士也终于可以在立法会里为社会、为国家做事,发挥才智,共创香港的美好未来。因此我们能见到一批新面孔,也见到有新的界别,比如选举委员会1500人是有广泛代表性的,拥有每一位立法会候选人的提名权。

  在这次选举中,大部分候选人尝试在各自政纲提出见解,为香港各项问题寻找出路。有的候选人提出如何更好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有的提出如何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有的在思考如何贡献香港所长,服务香港所需、国家所需。这些都是全新的议题,我觉得也是非常好的现象。

  记者:对于新当选的立法会议员,您有什么期望?

  梁振英:这次很多候选人是新面孔,我希望他们可以让社会尽快认识他们。同时,也希望他们的政纲不仅停留在竞选期间,在当选后也要让社会各界多了解他们的立场、能力以及对事物的看法。

  关键词 制度

  新选举制度更能反映民意,也更符合香港实际

  记者:这次是香港完善选举制度后首次立法会选举,外界高度关注。有人拿香港的选举制度和欧美选举制度进行比较,您怎样看?香港的选举制度怎样体现港人人民民主权利?

  梁振英:首先要明确一个根本性问题,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它不是一个主权国家。一个特别行政区的地方性民主和一个主权国家的主权性民主是有根本差别的。因此,把香港的地区性民主制度与外国主权国家的民主制度比较,是不恰当的;把特区民主制度里面的选举制度同外国主权国家民主制度里的选举制度比较,也是不恰当的。西方国家一些政客指手画脚的说法,我觉得他们首先就犯了这个根本性的错误。香港不是一个主权国家,是中央通过基本法授权香港实施“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

  在这个基础上,香港立法会就是一个地方立法机关,它不是主权国家的国会。也正是香港特殊的政治地位、历史背景、主流民意,决定了香港选举制度有其自身特点。事实上,香港选举制度一直是比较独特的,比如立法会功能组别选举,这是其他地方没有的。

  新选举制度将立法会议席分为三大板块,组成结构得到优化,使各阶层、各界别、各方面均有代表参与立法机关,从而确保了政治参与的均衡度,也确保了利益兼顾。新选举制度的广泛代表性和均衡参与性,使选举突破了某个界别、地区或政团的利益局限性,使各阶层、各界别、各方面都能够在管治架构中得到全面反映和充分代表,更好地反映大多数香港民众的声音,回应大多数香港民众的诉求。

  香港社会积累了不少矛盾,客观上需要立法会兼顾香港社会各阶层和各界别的不同利益,更好地平衡香港的整体利益、界别利益和地区利益。新选举制度切合这一需要,更能反映民意,也更符合香港实际。

  记者:有声音指出,在行政主导之下,立法会会成为“橡皮图章”。您如何看待这种说法?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梁振英:在基本法里,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的权力、行政机关的权力、立法机关的权力,以及这三者的责任都非常清晰。所以,香港特区的行政机关、立法机关都是根据基本法行使其权力、履行其责任。

  过去一段时间里,香港有一部分人有意无意地对香港的政治地位、政治体制“形成”一些误解甚至误导。比如,一些人以为香港在1997年回归之后成为一个独立政治实体,总是拿香港的政治体制与新加坡或西方国家比较。但我们要清楚地知道,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政治地位本质是一个行使高度自治的地方政府。

  根据基本法,行政长官在政权架构设置及其运行中处于主导和核心位置。行政长官是整个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并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对中央政府负责。在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下,香港特区行政机关、立法机关既相互制约又相互配合,且重在配合。

  所以,当有些声音在问:行政主导之下立法机关是否会因此变成“橡皮图章”?答案是“当然不会”,立法会仍有广泛的权力,例如通过法例的权力。香港所有涉及公共政策、公共开支的法例,虽然只有行政机关可以提出,但都需要立法会才能通过。此外,立法机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权力,即行政机关如果要用钱,是要向立法机关申请。如果立法机关否决,政府无论有什么大举措都没法落实。

  当然行政机关也要对立法会负责,但基本法里规定了四条(即执行立法会通过并已生效的法律;定期向立法会作施政报告;答复立法会议员的质询;征税和公共开支须经立法会批准),没有其他。

  关键词 大湾区

  粤港开展实际合作要先解决“不知道”的障碍

  记者:在深入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过程中,一些香港居民担心香港会被“抢饭碗”“抢人才”。您怎样看待香港与大湾区其他城市所形成的竞争关系?

  梁振英:我们要接受竞争、拥抱竞争,通过竞争提升香港的竞争力。我相信在竞争的同时,香港与大湾区其他城市都是以合作为主的。

  香港确实有不少人去大湾区的内地城市工作、定居、接受教育,同时我们也看到,不少大湾区内地城市的朋友也来香港工作、定居、接受教育。这是客观存在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我最近看到有人提倡通过扩大双方合作,以此形成一些新的动能和产业。我打个比方,如果香港是一种金属,大湾区其他城市是另外一种金属,两种金属可以锻造成“新合金”,拥有新的功能。发掘“新合金”的新功能,这就是我们要去做的工作。

  为此,我们要加快细化和制定一些政策和措施,以促进生产要素包括人、资金、货物以及信息的流通。

  记者:您说的“新合金”,能举一个例子吗?

  梁振英:香港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投资、融资能力较强。内地很多科技产业需要资金,特别是一些新发明、新材料的市场性、价值如何,往往不是由科技人员确定,而是由市场确定。这就需要由专业的金融人士确定是否值得投资、如何融资。所以我希望,香港同大湾区内地城市的合作,不是局限于科技人员的合作,还要包括香港的金融市场、投融资业人士同内地的科技人员的合作,使得相关产业壮大起来。

  记者:广州南沙粤港合作咨询委员会服务中心(下称“南沙中心”)在11月正式启用,请问为什么选择在南沙成立这个中心?它将为粤港合作带来哪些新机遇?

  梁振英:香港需要跨过深圳河去广东谈粤港合作,不能只是在香港谈粤港合作。因此我提出一个倡议,仿照香港特区政府的做法,成立一个咨询委员会,让政府可以就如何开展粤港合作咨询业界。广州南沙粤港合作咨询委员会的工作宗旨,不只是促进广州或者南沙同香港合作,还要利用广州南沙这个平台去促进整个广东同香港的合作。

  香港与内地的合作中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相互“不知道”。香港人不去广东,不知道广东各个城市最新的发展情况;很多广东朋友对香港的国际金融、航运、贸易、科技等,也知道得不具体、不详细。因此,南沙中心要做的工作是双向的,不单是向香港输送一些广东的所思、所见、所闻,也要向广东朋友介绍香港能做些什么事。我们首先要解决“不知道”的障碍,才可以促成双方开展实际合作。

  【策划】谢苗枫

  【统筹】王勇幸 陈彧

  【执行】南方网、南方日报驻港记者

  【文字】区小鸣 陈彧 陈晨

  【拍摄】陈晨 许晓鑫

  【剪辑】许晓鑫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