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城市 > 佛山分站 > 最新动态

集中四地优势力量 广深佛莞智能装备集群激活产业生态

2022年11月11日 来源:南方日报

分享到:

[ ]

  推进新型工业化、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融合发展,需要构建高端装备等一批新的增长引擎。

  从制造业起家到制造业当家,广东省广深佛莞智能装备产业集群塑造经济韧性,推动构建更有活力和竞争力的产业生态,已经走在了前列。

  智能装备是汽车、电子信息、轨道交通、家具建材等制造业的基础,是带动整体工业技术整体水平提升的关键,广州、深圳、佛山、东莞四个城市集中优势力量,合力创建跨越广东省四个经济最发达区域的广深佛莞智能装备产业集群,以协同之势推动智能装备产业集群迈向世界级。

  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促进机构、广东省机械工业质量管理协会会长吴智恒认为,广深佛莞在装备产业发展上各具特色,通过做好顶层设计,优化布局,构建优质企业梯度培育体系,以“优化完善产业结构”为着力点,广深佛莞四地装备产业整合形成合力,实现产业链向上下游延伸,推动整个装备产业链向高端跃升,将助力广东实体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支撑广东制造业当家。

  梯度培育▶▷

  突显集群规模效应

  8000亿元的智能装备产业,支撑起广东14万亿元工业生产体系,犹如“地球之肺”热带雨林维持着全球生态环境平稳。在智能装备产业“雨林”中,广深佛莞四市梯度培育、错位发展,充分激发集群规模效应。

  产业规模上,广深佛莞是全国规模最大、品类最多、产业链最完整的智能装备集聚区域,其智能装备产业集群涵盖高端装备制造、智能机器人、精密仪器设备、激光与增材制造等,基础核心产业作用突出。

  产业链条上,广深佛莞智能装备产业布局有序,高效协作,已形成集上游关键零部件、中游整机及成套装备、下游应用集成于一体,以公共技术服务为支撑、以自主品牌为特色的产业链。

  “先进制造业集群是产业分工深化和集聚发展的高级形式。”中国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副院长石勇研究员认为,必须基于本地区位、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优质土壤,围绕先进制造领域,最终形成“产业+科技+金融+人才”高水平循环的集群发展生态,相互支撑、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瞄准“世界级产业集群”目标,广深佛莞四市在差异化、特色化的发展之路上,携手奔赴共同的“目标”。

  ——在广州,智能成套装备和关键零部件成为布局核心。以广州开发区为轴心,以增城区、南沙区、番禺区、白云区和中心城区为依托,广州培育起产业链完整、企业构成合理、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的产业集群,逐步形成相辅相成、共同发展的良好氛围。

  ——在深圳,无人机和激光加工装备产业欣欣向荣。作为国内重要的激光与增材制造产业集聚区,深圳的产业规模、企业数量和有效专利量国内领先,初步形成覆盖材料、器件、软件、设备和应用服务全链条的产业生态体系,部分细分领域跻身国内一流。

  ——在佛山,轻工和金属加工装备厚积薄发。佛山重点围绕工业机器人与智能化技术应用方向进行智能装备产业布局,主要覆盖陶瓷、家电、机械装备及金属材料加工等行业领域的搬运、焊接、码垛、打磨、喷涂等工种。

  ——在东莞,电子制造装备和工业机器人快速发展。围绕电子信息、电气机械、纺织服装、食品饮料、家具、化工、包装印刷等支柱和特色产业的发展需求,重点打造从核心零部件到系统集成商的机器人产业链条。

  创新驱动▶▷

  激活集群引领效应

  装备制造是工业体系的“基石”,智能装备创新的小步,能够撬动工业体系发展的大步。

  实现重大技术装备攻关,发展专精特新企业,是装备制造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

  2022年4月,全国首条旋转导向钻井与随钻测井“璇玑”系统智能化生产线在佛山投产,我国自主研发的“璇玑”系统开始大规模生产。7月,“璇玑”系统首次远销非洲乌干达,大大加速该国油田开发进程。佛山市南海中南机械有限公司旗下合资公司负责精密零部件加工,确保了“璇玑”系统的量产,新技术打破由美国油田公司垄断、只租不卖的钻井技术,每年为中国石油企业节省了巨额成本。中南机械副总经理胡建武感慨,“当年为了研发‘璇玑’系统零部件,第一年就做出了1800多种零部件样品,最终实现标准化制造,才达成了产业化的基础。”

  在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广州新冠肺炎疫情“复工第一股”广州瑞松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里,传统燃油车生产装备研发技术,正在向新兴产业辐射、带动。董事长孙志强用“创新”“奋斗”“再出发”三个关键词概括疫情三年的突围。孙志强看好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的新机遇,果断向新产业开展产品技术创新,2022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业务订单大涨,超过营业收入的50%。孙志强又继续开展发展模式创新,向机械重工、航空航天、轨道交通等新领域再出发,目前已经和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开展起了业务合作。

  除了技术攻关,在广深佛莞智能装备产业集群发展中,处处是丰富的创新实践,推动装备制造加速迈向数字化、智能化。

  广东省机器人行业首家上市企业、东莞拓斯达集团一方面为大客户设立广东省3C智能机器人与柔性制造企业重点实验室,另一方面为中小企业自动化需求开发了“驼驮科技发布”“驼驮维保”“集成侠”等线上平台,万家集成商、10万工程师在线服务中小企业,遇到问题“3分钟内”就能找到师傅处置,上万家中小企业因此解决了保修期外的维修难题。“市场需求就是客户未被解决的问题。”董事长兼总裁吴丰礼说,“客户的问题就是机会,将转化为拓斯达产品的布局。”

  “装备的数字化,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的深度融合最主要的战场,也是智能制造的主攻方向。”中国工程院战略咨询中心制造业研究室主任、国家制造强国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屈贤明说到。如今,32家工信部制造业单项冠军示范(培育)企业、127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7家百亿规模龙头企业、4503家高新技术企业……一个个市场主体持续创新、韧性渐显,推动广深佛莞智能装备产业集群加快向全球智能装备重大技术创新成果策源地迈进。

  链式协同▶▷

  发挥集群联动效应

  新发展格局下,广深佛莞智能装备产业如何充分释放集群效应,助力现代产业体系建设?

  广深佛莞四地政府紧密联动、市场开放共享、企业高效协作,初步建立“政府+市场+促进机构”的集群共治共建机制。两年来,上下游紧密联动、供需端畅通对接、全产业梯次发展的“链式协同”,正发挥着关键作用。

  一个小小的机器人,折射广深佛莞智能装备产业集群背后的链式协同。随着全球知名机器人“巨头”相继落子、本土机器人企业蓬勃发展、公共技术平台与服务支撑日益完善,广东已形成相对完整的机器人产业链,2021年全省工业机器人占全国市场的33.9%、产量连续两年全国第一。

  从供给端看,广深佛莞有着完整的机器人及智能制造产业链,涵盖上游数控机床及关键基础零部件、中游工业机器人与智能专用设备、下游细分领域系统集成及检验检测与公共服务,协同发展效应明显;从需求端看,粤港澳大湾区有国内领先的汽车、3C家电、消费电子、家居等应用市场,巨大的市场需求又为产业创新与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不仅如此,从一城内部看,链式协同优势也为产业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力。

  广州的四个优势,为智能装备产业形成链式协同打下了良好基础。“一是产业体系完整、市场化程度高,二是产业布局相对集聚,三是成长型企业多、部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四是产业支撑能力强、科技资源丰富。”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该负责人透露,以构建智能制造生态体系为例,广州正扩大智能制造生态合作伙伴“朋友圈”,构建集智能装备、关键软件、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信息网络基础设施、智能制造人才、金融服务、智能制造试点示范等多领域集合的产业生态。同时培育若干智能化公共服务平台,打造一批智能制造示范工厂、优秀场景。

  未来,围绕广深佛莞智能装备产业集群培育目标,广东将继续强化顶层设计,大力推动广深佛莞四地装备产业形成合力,并进行延伸、孵化和提升,激活装备产业生态,打造形成更多的装备制造领域的单项冠军、专精特新企业,助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撰文 苏力)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