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房”奇案

兄妹三人继承宅基地房,一纸赠房合同引发风波,法官巧解权属纷争,房屋究竟归谁?

大海的罚单

向大海倾倒固体垃圾造成海洋生态环境严重损害,各被告人被判刑后,环境损害的赔偿责任如何认定?

跨境“盗刷”的背后

信用卡遭遇境外“盗刷”,是银行管理疏忽,还是另有玄机?

来自香港的证言

一宗跨境生意起纠纷,重要证人在境外,如何推进案件审理?

亡夫的借款

香港居民生前借出钱款,继承人向内地借款人提起诉讼,欠款能否顺利追回?

被搭便车的《喜剧之王》

被诉侵权作品是独立运作还是借名宣传?作品名称权益该如何保护?

冒名顶替的展位

擅用他人企业名称申办展位售卖给同业竞争企业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股权激励”何去何从

以“股份”作为激励,员工成为企业“股东”。持股员工集体跳槽,旧东家起诉讨股权……

竞技体育的“风险”

体育竞技“违规”,风险与责任谁承担?

被继承的股权

八年前的股权转让,争议如何厘清?

“贴牌”的代价

贴牌造假面临巨额索偿,线上销售的金额该如何确定?

谁交物业费

公寓酒店拖欠物业费,物业起诉业主和酒店管理方,谁来支付物业费?香港业主不方便出庭,调解僵局如何打破?

无理由退房

商品房退房引发纠纷,无理由退房是否属于合同权利?疫情下逾期付款是否构成违约?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如何保障?

一枚小圆章引发的纠纷

在香港不具有订立契约效力的小圆章,在内地又会如何认定?

香港的高息借款之诉

香港借款纠纷在内地起诉,高额利息是否合法?

发往香港高等法院的破产申请

内地与香港两种法律制度下,跨境破产协作如何破壁?

股东的“知情”始末

股东查看账簿遭拒,是自身维权还是侵犯股东权益?

谁拆的房子

“民告官”一波三折,究竟是谁实施的强拆?

沉船之伤

渔船跨境作业遭遇海难,船东渔工双双遇难,死亡赔偿金向谁主张?

起诉公司的股东

内地股东不满决议,将自家公司告上法庭,是违反法律还是公司自治?

一块粤港车牌惹的“祸”

代办粤港车牌引发纠纷:申请人不符合申领条件,代办协议是否有效?

澳门夫妻争产战

澳门夫妻离婚分割内地房产,不同财产分配制度结果截然不同,婚前父母赠与个人的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还是个人所有?

我的借款谁来还

千万借款追偿引纠纷,借款人与收款人竟是不同公司,两家公司是否存在人格混同?如何保护境外债权人合法权益?

“外汇炒家”的巨额罚单

非法买卖外汇交易金额将近一亿,外汇管理局开出巨额罚单,引发行政诉讼。

产权究竟是谁的

产权证遇到交易凭证,厂房归属如何认定?

酒后的两次摔倒

食客酒后买单时突然倒地,酒楼方无人看管,食客再次摔倒致残,谁应承担责任?

补偿的“准绳”

土地置换协议双方未予履行,补偿标准引发行政争议……

无效卖房

香港夫妻在内地的房产,属夫妻共同财产还是丈夫自有?

外商投资的“新准入”

一份投资合同引发诉讼,外商转让资产需经审批还是备案?

仲裁的“国籍”

国际买卖合同引发跨国仲裁,境外仲裁机构在我国内地作出的裁决,性质如何认定?

谁是真正的买家

国际贸易遭遇买家破产,货款追讨无门,卖方的合法权益如何保障?

货柜车里的黄金

一辆往来香港的货车多处暗格内藏玄机,走私贵重金属出入境,难逃法网恢恢。

借出的股票

有价证券能否算作借出去的“钱”?

当“过户”遇上“破产”

商品房买卖迟迟未办理过户,开发商破产,房屋权属引争议,购房者的权益该如何维护?

千万“海淘”走私案

以“海淘”之名行走私之实,多部门协作严厉打击,护航湾区跨境电商发展。

“团购房”里的猫腻

涉港“团购房”惹纠纷,三万元是抵扣款还是服务费?

三旧改造风波

当三旧改造遇上长租合同,公共利益如何界定?港企权利如何保障?

被解散的企业

知名码头沦落到生死边缘,境内外股东意见不合,企业解散还是转型?

当“乐高”遇到“乐拼”

“山寨”玩具销售额高达数亿,以假乱真难分真伪,巨额索赔法官如何认定?

“零团费”背后的纷争

高端港澳品质游内有乾坤,“零团费”引发百万损失究竟该由谁承担?

多收的关税

无端多缴90万关税,跨境运输合同究竟谁违约?多收的关税谁来退?

被公开的“隐私”

当第三人隐私遇上知情权,如何保障当事人的拆迁补偿权益?

用地合同的效力之争

签订购地合同却迟迟无法过户,一份八年前的合同,效力该如何认定?

父亲的遗嘱

跨境遗嘱引起家庭争产风波,订立的遗嘱能否处分内地遗产?